当前位置:首页 > 校友风采 > 同学风采

“书写”人生——访谈刘文起[1979级]

发表时间:2013-06-07 00:00:00    文章来源:温州大学校友网    流览量:

个人简历:

刘文起,男,温州乐清人,1979年考入温州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乐清师范学校,在乐清文化局工作。曾任乐清县文化局群文股股长兼县文化馆馆长,乐清县文化局副局长,乐清县文联主席;温州市文联副主席兼秘书长,温州市文联主席、党组书记;温州晚报总编辑,温州日报报业集团副社长兼温州晚报总编辑,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正县级调研员。其著作有小说集《梅龙镇三贤》,散文集《百合花》、《三叶集》、《人旅书艺》、《毋忘书》等11部。其报告文学《闲话林天国》和《世纪之路》(合作)分别获得1983年《浙江日报》报告文学征文比赛二等奖,和《东海》30万元大奖文学奖铜奖、1997年浙江省作家协会优秀文学作品奖。

人生感言:

人生是书写出来的。


    从一位代课老师,转身变成温州市文联主席、党组书记,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路走来,风雨兼程;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写作爱好者,成了温州日报报业集团副社长兼温州晚报总编辑,支持他的是对文学的赤诚。作为一名作家,他从自己的生活和经历出发,1977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出书11部;作为一位新闻人,他能另辟蹊径,说出与别人不一样的话;作为一个退休干部,他依旧保持着对生活的热情、文学的执着和创作的动力。他是刘文起,我校79级中文专业校友。在一个夏日的上午,我们走访了他。

按响门铃,就听到醇厚的应门声,不一会儿,眼前出现了笑容可掬的刘老师。母校后辈的来访使得退休在家的他忙碌了起来,又是倒茶水,又是四下寻找风扇,好不容易坐定后,他便似孩子般开始讲起那个年代的大学故事。

“大学的生活是清苦的,每天能吃饱是件幸福的事,但是吃饭的地点在山下,上课的地方在山上,开句玩笑话,每天吃完饭,从山脚走到山上,就要再吃一回饭,因为早就饿了;大学的生活也是有滋有味的,虽然身上都没有多少钱,但是同学间也会相互请客,增进彼此间的情谊。”回忆起这段令人珍惜的时光,刘老师总结道,“生活艰苦,日子愉快。”

在上学的两年间,也有遗憾的事,三分之一的时间刘老师请了假,当然不是逃课,上大学的机会是他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只是因为父母的相继离世,使得他必须承担起家庭责任,时常回家做他应该做的事,挑起男子汉的担子。不过在校期间,他也是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大学生活”,那时的他醉心于文学,学校宽松的教学氛围给了他自由发挥的空间,他将当时的学校私下拟作西南联大,颇具文人的安然自适。

温师院平阳教学点的氛围可以沉淀一颗安静读书的心,而刘老师的大学是激情的,正如那句“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至今令他记忆犹新的就是曾经挥洒过热情,努力经营过的“仙坛文学社”。当时学校还给他分配了一个小宿舍,刘老师很得意地跟我们分享了学校给他的“特权”,“那时候不少同学和我一样,已经成家立业,经常有探亲的人,可是学校又没地方给家属居住,后来我的宿舍就成了接待的地方。如今真的是很想念那间小屋,仙坛文学社的不少作品都在那里‘出生’。”在温大校史馆的一角还有当初仙坛文学社和温师院九山湖文学社一起的合影。说到九山湖文学社,他还特意问起了同届的校友孔庆来、黄继荣等先生,“他们那个时候就在九山湖文学社,我们一起合作过。”

刘老师神采奕奕地说起那段日子,许多曾经陪他度过大学的同学也开始在脑海中浮现出来,有一起管理仙坛文学社的,一起研究文学创作的,还有一起吃饭睡觉的……

虽然毕业已有多年,但刘老师和同学之间还是保持着联系。“2009年的时候,在江心屿开同学会,120个同学来了有110多个,这是很不容易的。”经常联系是在温州的十几个同学,有时候还会来茶山采杨梅,同窗之谊分外深厚。

毕业之后,根据当时的分配,刘老师是要回到乐清继续当老师的,可是说实话,那时的他心思真的已经不在教书上了,大学之后,他所接触的世界更广阔了,文学创作也小有成就,喜欢上了笔杆子的工作,就不想轻易放弃。幸好后来刘老师遇到了人生中的一位伯乐,使得他从三尺讲台进入到文化局,此后,开始了人生中真正以文字为职业的生活。

“9这个数字对我很重要,为什么呢?49年我出生,69年我结婚,79年我上大学,89年进入温州市文联工作,99年开始从事新闻工作,到了09年,我就退休在家养老了。故此,9是我人生的拐点。”这么精辟的人生总结,不禁让人感慨刘老师背后的人生智慧。

不管是文学还是新闻,刘老师始终贯彻“创新”原则,在任《温州晚报》总编辑时,每周周一他都要主持例会,半个小时的例会他坚持以讲故事的形式演讲,收效甚好。这靠的是当年做教师的功底,也是母校教的啊!谈到新闻,刘老师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新闻是一个需要敏感度的工作,尤其是写新闻评论,需要一定的思考度和阅历,否则很难写出有深度的评论,这是锻炼一个人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此外,评论的立意也要有特色,敢于说出与别人不一样的话。”刘老师出版过两本小言论集《未晚丝语(上)(下)》,这是他搞新闻的成果。

文学创作和新闻虽然都是文字工作,但是两者之间还是有区别。谈到这里,刘老师说起了自己的两部作品《未晚丝语》和《书眉山影》,前者是关于新闻的评论,收集了长短在三百字左右的小评论,这是相当考验文字功底的,受到业界的好评。而后者是散文作品,相比之下,思想和文笔方面更放得开。这也体现出他现在的一种生活状态,在新闻和文学中竞自由。

从1977年开始发表第一部作品到现在,可以看到刘老师不少的成果,如散文集《书眉山影》、《天下风色》,小说集《梅龙镇三贤》,长篇报告文学《世纪之路》,大型剧本《秦宫遗恨》、《凤凰楼》等。但是学海无涯,别看如今的他在家里帮着妻子买菜,分担家务,过着安逸的退休生活,可到了晚上,他就闲不住了。他说现在给自己的要求是每星期写一篇散文,还要用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最想做的就是把自己的生活经历、工作经验以及自己家庭的故事写下来,当然这还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

“温大走过80年的风雨历程实在是不容易。但是校庆的意义不是就那么的庆祝一下,而是要回顾、总结、开创、发展,任何事物都不能割断历史,通过曾经的成与败的回顾,能更好地走向未来。学校是培养人才的地方,为了温大长足发展,应该加强师资,把握好自己的立足点,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希望温大越办越好,人才越来越多,在同类学校中能够成为我省的浙大,中国的清华。”这是一个老校友,对母校温大美好的期许

 

学生记者:徐晓茹

版权所有 © 温州大学校友网    地址:温州高教园区    E-mail:xyb@wzu.edu.cn    Tel:+86-577-86680822    浙ICP备07006821号
技术支持:捷点科技